于晓-孙金鹏-实验室
RESEARCH

研究兴趣


1:胰岛的生理功能及细胞环路

糖尿病是目前人类健康所面临的重大威胁。慢性炎症,胰岛素抵抗和胰岛功能障碍是导致胰岛疾病的重要原因。胰岛中包括至少五种细胞,其中胰岛α细胞和胰岛β细胞分别分泌胰高血糖素和胰岛素,在糖代谢中有重要作用。最近的研究表明,胰岛细胞之间存在转分化,而胰岛细胞之间的回路对胰岛功能的调节至关重要。实验室积累了长期的胰岛素分泌,胰岛细胞凋亡和胰岛细胞电生理的经验,目前更关注GPCR,PTP和转录因子在代谢相关的生理和病理过程中的作用,还包括胰岛细胞之间转分化,胰岛细胞环路,以及免疫细胞与胰岛细胞之间的回路对胰岛功能的调节等。希望在这方面的突破性研究对胰岛生理的理解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2:G蛋白偶联受体

G蛋白偶联受体(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s, GPCRs),又称7次跨膜受体,其跨膜结构中有七个跨膜的α螺旋,且其肽链的C端以及第三个胞内环上都有G蛋白(鸟苷酸结合蛋白)的结合位点。
GPCR是重要的药靶蛋白,直接或间接作用在GPCR上的药物占临床处方药的40%左右,其信号转导机制和药物筛选一直是研究热点。许多GPCR可以与多种G蛋白偶联,引起胞内第二信使等一系列细胞相应。最近十年,包括Lefkowitz实验室发现GPCR激活后,还有许多非G蛋白依赖的信号途径,包括arrestin, NHERF, JAK2等。依据GPCR信号转导的这些新发现的特性,提出了偏向性配体的概念,并广泛用于GPCR的药物筛选和GPCR信号转导途径的研究中。
   实验室孙金鹏教授在Duke大学跟随GPCR领域著名专家Lefkowitz教授(2007美国国家科学奖,2012诺贝尔化学奖)从事博士后研究4年,积累了重要的相关研究经验,传承了对GPCR领域的理解,目前侧重于偏向性配体和信号转导这一新概念和新的结构及筛选方法的研究。关注一些重要GPCR的信号转导及功能,尤其是肾上腺素受体,以及一些孤儿受体等。实验室拥有多种动物模型和检测体系。

 

3:蛋白质酪氨酸磷酸酶(PTP)

蛋白质酪氨酸磷酸酶(PTP)是一个拥有100多个家族成员的重要细胞信号转导分子, 调控细胞分化和生长、糖和脂肪代谢、免疫应答和神经活动等许多重要的生理活动。不正确的影响PTP的表达水平和活力,如SHP2,PTP1B,LYP,PRL等,是导致癌症,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人类疾病的重要原因.因此选择特异性的抑制蛋白质酪氨酸磷酸酶的一些成员,如PTP1B,LYP,PRL,SHP2,YOPH等,可以成为治疗癌症,糖尿病,自身免疫疾病及黑死病等的创新性疗法。实验室于晓教授和孙金鹏教授先后跟随在蛋白磷酸酶领域著名专家张仲寅教授实验室进行博士后和博士研究工作,在蛋白质酪氨酸磷酸酶的抑制剂发展,信号转导和底物特异性的研究中做出重要贡献。实验室目前研究对象包括免疫疾病中重要靶蛋白LYPTP;PTP-PEST,TCPTP,神经疾病重要靶蛋白STEP,Slingshot等,以及磷脂磷酸酶和PP2C家族。实验室有完整的蛋白纯化,蛋白结构解析和抑制剂筛选平台。